樹人論文網一個專業的職稱論文發表,期刊雜志論文投稿,核心期刊論文發表網站!!!
“課題、教材、著作、專利” 評職加分高 評職有優勢
樹人論文網_職稱論文發表_期刊雜志論文投稿_論文發表期刊_核心期刊論文發表
400-6800-558

鄉村振興中陜南孝歌文化的傳承研究

來源: 樹人論文網 發表時間:2019-06-17 編輯:lunwenfabiao 瀏覽次數:
摘要: 文章敘述了陜南孝歌文化的形成及現狀, 闡述了陜南孝歌文化對鄉村社會發展的重要作用。分析了陜南孝歌文化受到的沖擊。探索陜南孝歌文化傳承的路徑選擇:培養和增強陜南地區民眾
職稱論文發表

  文章敘述了陜南孝歌文化的形成及現狀, 闡述了陜南孝歌文化對鄉村社會發展的重要作用。分析了陜南孝歌文化受到的沖擊。探索陜南孝歌文化傳承的路徑選擇:培養和增強陜南地區民眾的文化認同感;調動陜南地區民眾的積極性;創新陜南孝歌傳承的形式;創造有利的鄉村環境, 使陜南孝歌文化健康傳承。

文化遺產

  《文化遺產》(雙月刊)創刊于2007年,是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重點研究基地——中山大學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研究中心編輯發行、以非物質文化遺產研究為主要內容的專業性學術期刊。

  十九大報告中, 習近平總書記莊嚴宣告了實施鄉村振興, 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的戰略計劃。鄉村的振興和崛起很大程度上受到了鄉村文化的影響。鄉村文化是農民群體幾千年來積淀的成果, 承載著發展農村經濟和約束農村道德規范的重任。在城鎮化大力推進的過程中, 鄉村文化的影響受到擠壓。面對凋零、衰頹的傳統鄉村文化, 如何化解危機, 將其與現代社會主流思想相結合, 從而更好地促進新農村的建設, 迎合鄉村振興戰略的目標, 成為我們探索的一大難題。

  孝文化是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 陜南的孝歌文化作為孝文化的代表之一, 兼具了荊楚文化的移植性、巴蜀文化的淵源性和秦晉文化的儒家教化性 (張建軍, 2008:37) 。陜南孝歌文化主要分布于商洛、安康和漢中三市的縣區和鄉鎮, 但并非所有的縣區都有此風俗習性。陜南孝歌因自身的特殊性, 在某些部分具有難以證實的空缺, 但其結構、形式、風格的特殊性, 既彰顯了陜南地區民眾對于死亡的態度和認知, 也對農村社區的管理和發展等產生了重要影響, 使其不能被忽視, 應該作為非物質文化遺產加以保護。如何在鄉村振興的社會大背景下, 對陜南的孝歌文化進行傳承, 成為本文的寫作初衷。

  一、陜南孝歌文化的形成及現狀

  陜南的孝歌文化實際上是一種山區文化, 多發生于交通不便、信息閉塞、經濟落后的山區地帶 (邰科祥, 2016:50) , 是本地文化和移民文化及其多元整合的產物 (張建軍, 2008:37) 。對于陜南孝歌文化的緣起及流變的考察, 從其歌詞中可獲得些許頭緒。

  陜南孝歌的結構主要分為三大部分, 即開歌路、行孝歌和還陽曲, 在“開歌路”的部分會有這樣的問答:

  二位師傅家住何處?哪里來的歌鼓?哪里來的歌郎?

  揚州來的歌鼓, 柳州來的歌郎。

  這樣的內容并非巧合, 它所承載的是移民對于家鄉的記憶, 也為子孫后代留下了尋根認祖的指南。陜南孝歌文化經歷了“由東向西”“由南向北”的傳播方向。且經邰科祥教授考察, 受地理區位的影響, 陜南孝歌直接傳入地為湖北和四川的可能性最大。這一切主要源于清初的移民運動, 使得民間流傳著“湖廣填四川、四川填陜南”的說法。正是由于這場持續了百年之久的移民運動, 加上地理區位的臨近, 使得兩地的孝歌文化與陜南本地的民歌相結合, 形成了帶有地方特色的陜南孝歌文化。

  數百年來, 陜南的孝歌基本以口耳相傳的形式傳承, 傳承主體多為男性, 文化程度處于較低水平。除個別歌師外, 大多數歌師對于孝歌并沒有深刻的理解, 只是一味承襲了前人的唱法。在城市文明擴張、娛樂化形式多樣的今天, 陜南孝歌文化的影響雖日漸式微, 但卻不可能絕滅。

  陜南孝歌文化存在的意義, 除了進行宣孝, 還有繼祖、知史等功能, 是遷徙者身份認同之歌。其中暗含著祖先對于后代的期盼:光大祖業、發展復興 (邰科祥, 2016:182) , 這種期盼不僅局限于一個家族, 對國家亦是如此, 與當代中國所倡導的復興夢相呼應。現在已經有一些歌師, 將自己的孝道觀念、身邊的道德模范, 甚至當代社會的核心價值觀思想經過全新的整理, 融入孝歌之中, 這無疑是陜南孝歌文化在當代存在價值的最好體現。

  二、陜南孝歌文化在鄉村振興中的作用

  陜南孝歌文化存在的價值和意義, 絕不僅僅只停留在宣孝這一層次上。孝歌是陜南民間地區綜合教化的平臺, 影響涉及多個方面, 對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也起著一定的作用。

  1、促進鄉村教育發展的有效手段

  陜南孝歌除去敬孝故事, 還含括了英雄傳奇、神話傳說、民間歷史、趣聞軼事、掌故經驗等多個方面的內容。相比先進的城市教育而言, 鄉村教育并不完善, 在師資力量和硬件設施等方面與城市存在著很大的差距。陜南的孝歌借助其通俗易懂、悅耳動聽的獨特優勢, 無疑成為陜南地區鄉村學校教育補給的有效手段, 為廣大鄉村地區的人民帶去了知識的啟蒙與傳播。

  2、構建和諧鄉村社會的有利條件

  孝歌的出場往往離不開喪葬儀式的舉行, 親人的離世能讓生者更加團結。陜南地區的鄉鎮地處山區, 人口較為分散, 平日里往來不便, 喪葬活動就成為一個契機, 出于對死者的敬畏和尊重等考慮, 孝歌儀式能將親朋鄰里以陪靈的形式重新聚集在一起, 提供了緩解沖突和摩擦的機會。且孝歌內含的三觀和處事之道, 為農民提供了標準化的行為模式, 是陜南農村社區管理的補充手段, 也為鄉村社會的穩定提供了依據和來源。陜南孝歌文化成為構建和諧鄉村社會的有利條件。

  3、體現地方特色的符號和象征

  鄉村振興戰略是最能體現鄉土文化特色的物質和精神載體, 又是保護和傳承鄉村特色與風貌的核心 (張敬燕, 2017:76) 。作為一種雅俗共存、獨具特色的文化藝術形式, 陜南孝歌具有形式活潑、體裁多樣、句式獨異等特點, 極大豐富了陜南地區鄉村村民的精神生活, 能夠喚起廣大民眾對地域文化、民族文化和本源文化歸屬感、認同感和自豪感 (盧淵等, 2016) , 是體現陜南地方特色的符號和象征。

  4、服務鄉村經濟發展的重要手段

  鄉村振興戰略內容之一的文化建設, 就是要利用鄉村的優秀文化來促進鄉村經濟社會穩定可持續發展, 通過培養民眾弘揚優秀傳統文化的自覺行動, 幫助其樹立文化自信 (張軍, 2018:7) 。孝歌以一種生態、文明的方式為陜南地區的歌師行業帶來了經濟收入, 提高其生活水平, 在培養鄉村樹立文化自信的同時, 也服務于鄉村經濟的發展。

  三、陜南孝歌文化傳承所面臨的困境

  從一定程度上來講, 陜南孝歌文化的保護和傳承受到了農村現代化的沖擊。雖然其中不乏一些年輕的傳唱者, 但總體上, 農村社區的社會環境受到經濟的發展、人才的流失、現代化娛樂方式多樣化等城市文明的影響, 鄉村記憶有所消退, 陜南的孝歌文化傳承面臨困境。

  1、傳承主體的缺失

  受歷史因素和國家政策的影響, 城鎮化的進程得以大力發展。城鎮化加速發展以后, 農村人口成為城市二三產業的勞動力的主要來源, 致使傳統農村社會結構瓦解 (郭曉鳴等, 2018:12) 。以山陽縣為例, 山陽縣作為人口輸出的大縣, 大量流失的人口, 造成了陜南孝歌文化傳承主體的缺失。陜南孝歌文化基本是以口耳相傳的方式進行, 而城鎮化的沖擊使得鄉村文化精英停留城市或者兩地穿梭, 卻極少停留在鄉村地區, 由此造成了文化空心和文化尷尬的境遇。長此以往, 對孝歌文化知曉的人員越來越少, 影響亦逐漸式微。

  2、總體環境的缺乏

  為了更好地適應城鄉一體化的發展, 合理調整村鎮規模, 躲避泥石流等自然災害, 陜西省自2014年起, 開始了轟轟烈烈的鄉村撤并、村組撤并運動, 這一舉措致使傳統自然村落的消亡。加上農村人口的流失, 農村空心化的現象沒有為孝歌文化的傳承提供良好的環境, 使得孝歌文化的傳承喪失了可以為其提供活力的土壤。陜南鄉村地區對城市化教育的追求, 未曾樹立起鄉村文化的自信, 對孝歌文化的內涵的理解與創新投入稀缺。陜南農村社區總體的社會環境不利于孝歌文化的傳承。

  3、娛樂方式多樣化的沖擊

  經邰科祥教授考證, 陜南地區大多數從事唱孝歌行業的歌師, 都是在享受傳統習俗的熱鬧氣氛里耳濡目染, 無意之間成為孝歌文化的傳承者的。傳統的陜南鄉村地區娛樂方式單一, 喪葬儀式的舉行使得村民們積極主動去幫忙, 唱孝歌是這一過程中陪靈、消遣、娛樂的重要方式, 也是不可缺少的一環。然而在當代農村社會, 在處理白喜事的過程中, 儀式簡單, 娛樂方式也發生了重大改變, 比如以唱歌、小品等舉辦喪葬晚會的形式存在。娛樂方式多樣化的沖擊, 造成了代際之間有關孝歌文化這一傳統的文化形式的記憶在逐漸消退。

  4、傳統認知的改變

  隨著經濟的發展和受教育水平的提高, 人們對于孝歌文化的認知也發生了一定程度上的改變。出于對更高水平的生活質量的追求和向往, 外出務工人員接受了現代城市文明的熏陶, 功利心的驅使陜南地區鄉村民眾尋求渠道改善自身處境。對經濟的追求、對現代生活方式的向往、自身文化素養的提高等一系列因素的催促下, 使得陜南地區民眾忽視了孝歌文化所帶來的影響, 對其的認知和態度發生了改變。

  四、陜南孝歌文化傳承的路徑探索

  陜南孝歌不僅僅是陜南地區葬禮中的一種演唱形式, 更表征了陜南地區民眾的一種生活態度, 是傳承了數百年的優秀傳統文化。在了解了陜南孝歌文化的發展歷程、現狀及當下所面臨的困境之后, 本文嘗試性地提出一些保護和傳承的路徑選擇, 為此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提供靈感。

  1、培養和增強陜南地區民眾的文化認同感

  陜南孝歌文化的傳承不能缺乏主體的努力, 要嘗試改變該地區民眾對于孝歌文化的認知, 培養其對于孝歌文化的認同, 樹立起孝歌文化的自信心。鄉村振興的目標不僅僅在于為鄉村地區提供充足的物質保障, 也要為鄉村地區提供豐富的精神滋養。陜南孝歌文化內含的道德規范、行為標準等符合陜南地區農民的價值認同。為了增強這一認同感, 需要借助鄉村教育這一載體, 將陜南孝歌文化的由來、傳承、現狀等以課堂形式加以傳播, 喚醒和創新年輕一代對于孝歌文化的認識, 加深理解, 注入文化情感, 防止年輕化個體對這一優秀傳統文化產生陌生和疏離感而造成陜南孝歌文化的絕滅。

  2、調動陜南地區民眾的積極性

  陜南孝歌文化沿襲百年, 卻未受到該有的重視。陜西省政府要增強對孝歌文化的保護力度, 設立相關機制, 加大對陜南孝歌文化研究的資金投入, 使得孝歌歌本、曲調等相關資料得以更好的傳播和流傳。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要使鄉村地區發揮自身特色留住人才, 甚至吸引外來人才。陜南地區可借助人才回流, 大力培養文化精英。在老一輩歌師的帶動下, 指導年輕群體系統化、理論化地學習陜南孝歌文化, 認真鉆研, 理解孝歌文化的深度, 給予文化精英經濟上的補貼, 從而調動陜南地區民眾的積極性。人才要素的激活, 才能更好地傳承和發揚陜南孝歌文化。

  3、創新陜南孝歌傳承的形式

  作為一種原生態的文化, 陜南孝歌的表現形式較為單一, 很難引起年輕一代的興趣。城市文明的沖擊成為一種不可逆的趨勢, 保持原本純粹的鄉土特色更是困難重重。在原本的孝歌表現形式中融入新的要素, 為孝歌的發展注入活力。雖然這一行為可能破壞了孝歌的原生性, 但也不失為一種保護孝歌更遠流傳的方式。此外, 要積極借助現代科技的手段, 利用網絡、電視等大眾傳媒的影響力, 進一步擴大陜南孝歌的影響力, 手段的創新也使得孝歌文化得以保存。

  4、創造有利的鄉村環境

  鄉村的衰頹和空心化現象, 是不利于陜南孝歌文化的保護和傳承的。在鄉村振興的社會大背景下, 陜西省政府要積極調動土地、資本等一切可利用的要素, 發展陜南地區鄉村經濟。此外, 充分整合相關的文化資源, 完善陜南鄉村社區的基礎文化設施, 舉辦相關的文化活動, 改善頹敗的鄉村面貌, 創造有利于孝歌傳承的鄉村環境和文化氛圍。

  參考文獻:

  [1]郭曉鳴, 張克俊等.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系統認識和道路選擇[J].農村經濟, 2018.1.11-20.

  [2]盧淵, 李穎, 宋攀.鄉土文化在“美麗鄉村”建設中的保護與傳承[J].西北農林科技大學學報 (社會科學版) , 2016.3.

  [3]邰科祥.陜南孝歌文化考察[M].陜西師范大學出版社, 2016.5.

  [4]余琪.試析商南孝歌的文化意蘊[J].商洛學院學報, 2009.6.23.3.28-31.

  [5]張建軍.簡論陜南孝歌[J].商洛學院學報, 2008.8.22.4.37-41.

  [6]張敬燕.鄉村振興背景下優秀鄉土文化傳承的路徑探索[J].中共鄭州市委黨校學報, 2017.6.75-79.

  [7]張軍.鄉村價值定位與鄉村振興[J].中國農村經濟, 2018.1.2-10.

  [8]朱啟臻.當前鄉村振興的障礙因素及對策分析[J].學術前沿, 2018.2.19-25.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