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人論文網一個專業的職稱論文發表,期刊雜志論文投稿,核心期刊論文發表網站!!!
“課題、教材、著作、專利” 評職加分高 評職有優勢
樹人論文網_職稱論文發表_期刊雜志論文投稿_論文發表期刊_核心期刊論文發表
400-6800-558

探究中國與一帶一路國家的高等教育合作: 區域的視角

來源: 樹人論文網 發表時間:2019-06-14 編輯:lunwenfabiao 瀏覽次數:
摘要: 為了順應世界多極化、經濟全球化、文化多樣化、社會信息化的潮流,維護區域安全與中國安全,實現中華民族復興的目標,2013年,國家主席習近平先后提出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
職稱論文發表

  為了順應世界多極化、經濟全球化、文化多樣化、社會信息化的潮流,維護區域安全與中國安全,實現中華民族復興的目標,2013年,國家主席習近平先后提出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重大倡議。目前已有7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積極參與,30多個國家與中方簽署了共建“一帶一路”合作協議; 中國發起成立的亞投行正式運營,絲路基金、中國—歐亞經濟合作基金等順利組建; 同“一帶一路”沿線17個國家共同建設了46個境外合作區; 中國同“一帶一路”參與國雙邊貿易額突破1 萬億美元。

學園

  《學園》(學者的精神家園)(Academy),學者的精神家園!學園,(雙月刊)為國家新聞出版總署批準云南出版集團公司主管,云南人民出版社與云南大學協辦的學術刊物,面向國內外公開發行。

  在教育上,教育部發布《推進共建“一帶一路”教育行動》,提出建立“一帶一路”教育共同體,重點實施“絲綢之路”留學、合作辦學、師資培訓、人才聯合培養與教育援助計劃,推進政策、渠道、語言、民心與學歷的相通與互認,發揮教育在共建“一帶一路”中的基礎性和先導性作用。2014年,“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來華留學生共171580人,占當年中國留學生總數(38萬)的45%。中國赴“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國留學人數約5萬人(2013年) ,占當年出國留學生總數(41萬人)的12%。在教育部首批的23個區域研究培育基地中,涉及“一帶一路”的區域研究基地有8個( 其中阿拉伯研究中心3個)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官方語言有40 余種,而中國高校教授的僅有20種。中國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合作舉辦了123 間孔子學院和50 間孔子課堂,分別占全球孔子學院與課堂總數的24.6%和0.05%,涉及國家47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在中國的合作辦學項目和機構有200個,占全國項目總數的近1/10,涉及國家8個,占“一帶一路”國家總數的12%。中國在“一帶一路”國家合作辦學的機構有廈門大學馬來西亞分校、老撾蘇州大學、云南財經大學曼谷商學院3所,合作辦學項目有90多個,涉及14個國家和地區。區域化或區域一體化已經成為國際政治經濟的重要現象,歐盟、亞太經合組織與東盟、北美自由貿易區等地區集團顯示了一個地區構成的世界。

  區域主義,可以幫助減少貿易障礙,實現貿易自由化,促進國家和區域經濟發展; 通過提高區域沖突管理能力和軍事能力解決社會安全、國家安全和環境安全等問題。因此,在“一帶一路”沿線,歐盟、東盟、南亞、阿盟、非洲聯盟等區域聯盟相繼建立,形成既一體又開放的政治經濟聯盟。“一帶一路”教育共同體的建設是一個多層次的教育合作體系的構建。它涉及中國與“一帶一路”國家高等教育的區域合作、多邊合作、雙邊合作以及院校合作,其中,區域合作是中國“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合作視角,是指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各區域進行高等教育合作,例如中國與東盟、阿盟、獨聯體、南亞等區域在高等教育政策、論壇、大學聯盟以及人員、教育和科研等方面開展的交流合作。

  一、中國與東盟的高等教育合作: 較為全面

  東盟涵蓋整個東南亞地區,位于中國的南面,連接三大洲( 亞洲、非洲、大洋洲) ,處在兩大洋“十字路口”的位置,包括中南半島上的老撾、柬埔寨、緬甸、泰國、越南、馬來西亞六國及太平洋上的新加坡、文萊、菲律賓、印度尼西亞四國。1991年,中國同東盟建立對話關系,開啟了中國與東盟關系的歷史進程。雙方簽署了全面經濟合作框架協議,每年舉辦“中國—東盟博覽會”。2010年,共建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2013年,中國和東盟的貨物貿易額之和達到66756億美元,占世界貨物貿易總額的17.7%,成為了世界人口最多、發展中國家間最大的自由貿易區,堪稱區域合作和南南合作的典范。2013年東盟高等教育毛入學率為32%,接近世界平均水平(32.83%)。其中,毛入學率最高的是新加坡(70%),最低的是緬甸(13%) 。

  20世紀90年代以來,中國與東盟各國加強了在教育領域的合作與交流,先后成立了東盟大學聯盟(1995) 、亞太大學聯盟(1995) 、中國—東盟教育交流周( 2008)和中國—東盟中心( 2011) ,組建了“中國—東盟教育合作委員會”,開通了中國東盟教育信息網,設立了中國—東盟共同獎學金、“大學校長論壇”和“教育成果展”,推動了多邊及雙邊高等教育全方位、多領域、高層次的交流與合作。

  2013年,東盟出國留學生約22.7萬人,來華留學生約6.9萬人。從國別來看,來華留學生人數居于前三位的生源國分別為泰國(21296人) 、印度尼西亞( 13 689 人) 、越南( 10 658 人)。[1]相比之下,中國赴東盟的留學生規模較小,總數約為3.4 萬人( 2014) ,且主要流向印尼、新加坡、泰國和馬來西亞等高等教育相對發達的國家。

  中國與東盟的高等教育合作主要表現在以下兩個方面。在合作辦學方面,中國在新加坡、馬來西亞、老撾和泰國各設立1所海外分校,在其他區域和國家還沒有設立海外分校; 東盟國家在中國設立合作辦學機構2個(新加坡) ,項目共有36個(其中新加坡25個,馬來西亞10個,老撾1個)。[2]在舉辦孔子學院方面,中國依托東盟國家的大學建立了30個孔子學院和19個孔子課堂,累計招生約15萬人,其中在泰國設立14個孔子學院和11個孔子課堂,分別占東盟國家孔子學院和孔子課堂總數的47%和58%。

  據不完全統計,東盟國家設立了10個中國研究中心,其中新加坡5個、馬來西亞2個、越南3個。中國研究東盟的研究所和中心較多,具有代表性的研究機構包括: 廣西大學中國—東盟研究院、廣西民族大學東盟學院、廈門大學東南亞研究中心、貴州大學東盟研究院、中山大學東南亞研究所、暨南大學東南亞研究所等研究機構。

  相比其他區域,中國與東盟高等教育交流與合作是最廣泛的,在學生交流、合作辦學與研究、交流平臺和機制建設等方面都進展很快。當然,中國在與東盟一些國家高等教育交流合作上還存在很大空間,包括菲律賓、印尼、柬埔寨、緬甸等。

  二、中國與南亞的高等教育合作: 走出去薄弱

  南亞共有8個國家,其中尼泊爾、不丹、阿富汗為內陸國,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為臨海國,斯里蘭卡、馬爾代夫為島國,2014年總人口達17億以上,占當年世界人口總數的23.88%,是世界上人口最多和最密集的區域,同時也是除非洲撒哈拉地區外全球最貧窮的地區之一。2014年南亞地區經濟總量只占世界經濟總量(778451億美元)的2.98%,人均GDP也遠遠落后于世界平均水平(10 070 美元)。目前,中國是孟加拉國、阿富汗、馬爾代夫、不丹的第一大貿易伙伴,是印度、巴基斯坦、斯里蘭卡、尼泊爾的第二大貿易伙伴。雙方合作的重點領域也不斷擴寬,如基礎設施( 如港口、機場)、加工制造業、交通、機械建筑和旅游等方面。2013年南亞地區高等教育入學率為22.83%,仍低于世界平均水平。2012年和2015年,分別建立中國—南亞教育分論壇和南亞東南亞高等教育合作論壇,為中國與南亞、東南亞國家的高等教育合作提供交流機會和平臺。

  南亞地區受經濟、社會及高等教育質量等因素的影響,其高等教育學生國際流動一直存在巨大順差,即出國留學生數遠遠多于赴南亞留學學生數。2013年南亞地區共有309305人赴海外留學,其中印度有181872人,但流入學生數甚少。以印度為例,2013年赴印度留學生數為34 419 人。2014年來華留學生中,印度學生有13578人,巴基斯坦學生有13360 人,尼泊爾學生有3574人,孟加拉學生有2566人,斯里蘭卡學生有1708人。相比之下,中國赴南亞地區國家留學生數卻十分有限,以印度為例,2013 年中國赴印度高校留學的人數只有694人,中印兩國學生流動呈現明顯逆差。

  中國與南亞高校的合作辦學數量不多。目前,中國與南亞地區合作辦學項目共有4個(其中3個為通過教育部審批的本科層次項目,1個為地方審批報教育部備案的專科層次項目),占中國與“一帶一路”國家合作辦學項目總數的2%。中國在南亞地區共設立了9所孔子學院、3個孔子課堂,分別占“一帶一路”國家孔子學院及孔子課堂總數的7.2%和5.5%。孔子學院主要分布在印度(3個) 、巴基斯坦(4個) 和斯里蘭卡(2個) ; 孔子課堂主要集中在巴基斯坦(2個) 和斯里蘭卡(1個) 。

  據不完全統計,中國目前設立的南亞研究中心共有5個,分別是中國南亞網、中國社會科學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院南亞研究中心、北京大學東方文學研究中心、四川大學南亞研究所和上海復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所南亞研究中心。就國別而言,中國共設立該地區國家研究中心17個,占中國設立的“一帶一路”國家研究中心總數的17.3%,具體包括6個印度研究中心、9個巴基斯坦研究中心、1個斯里蘭卡研究中心、1個尼泊爾研究中心。同樣,南亞諸國也相當重視對中國的研究,共設立4個中國研究中心,包括巴基斯坦信息技術學院中國研究中心、孟加拉國中國研究中心、中國—斯里蘭卡合作研究中心、尼泊爾中國研究中心。

  中國與南亞高等教育合作除了在來華留學生人數上表現較好外,在交流合作平臺、赴南亞留學生人數、合作辦學和研究諸方面都需要進一步拓展,也就是說,中國高等教育走向南亞的動力、機制和成效都顯不足,需要增加大步走出去的勇氣。

  三、中國與阿盟的高等教育合作: 嚴重不足

  阿盟共有17個國家,包括伊朗、伊拉克、土耳其、敘利亞、約旦、黎巴嫩、以色列、巴勒斯坦、沙特阿拉伯、也門、阿曼、阿聯酋、卡塔爾、科威特、巴林、塞浦路斯和埃及。中國與阿盟在經濟交流方面形成了良好的合作平臺,包括中國—阿盟北非論壇、中國—阿盟北非中小企業合作論壇、伊拉克—中國經濟合作論壇、中國—以色列經濟論壇、中國—阿聯酋商務投資論壇、中國—科威特投資論壇、中國—巴林商務論壇等8個經濟合作相關論壇。在教育方面,中阿建立了中阿(10+1) 高教合作研討會和中阿大學校長論壇,但是中國還未與“一帶一路”上的阿盟國家簽訂任何國家(地區)間相互承認學位、學歷和文憑的雙邊協議。

  2014年,阿盟出國留學生人數為417231人,接收留學生12063人。阿盟出國留學生人數約為接收留學生人數的35倍,對留學生的吸引力較弱。2014年,在中國留學的阿拉伯國家學生總數達到1.4萬人,在阿拉伯各國學習的中國留學生人數為3 500人。阿盟在中國的留學生偏少,中國赴阿盟留學生更少。

  目前,阿盟承辦海外分校共59所,在海外開辦分校5所。但是中國與阿盟的合作辦學是個空白。阿盟有孔子學院16所,孔子課堂2個,還有8個國家未建立孔子學院,15個國家未開設孔子課堂,中阿合作辦學空間巨大。中國對阿盟的7個國家設立了18個國別研究中心,還有10個阿盟國家沒有相應的國別研究中心。阿盟中只有土耳其設立了1個中國研究中心。

  阿盟是歐亞大陸的樞紐,是世界能源的供應地,也是伊斯蘭文化中心。但是中國與該地區高等教育交流嚴重不足,在學歷互認、學生、教師、合作辦學、合作研究等方面缺乏廣泛而深入的交流合作,還有很多方面仍是空白,需要政府和高校高度重視。

  四、中國與中東歐的高等教育合作

  (一) 中國與獨聯體的高等教育合作: 走出去薄弱

  “一帶一路”中有7個獨聯體國家,分別是俄羅斯、烏克蘭、白俄羅斯、格魯吉亞、阿塞拜疆、亞美尼亞和摩爾多瓦,總的高等教育毛入學率為56.3%,其中俄羅斯、烏克蘭和白俄羅斯進入普及化階段,毛入學率均超過70%。2013年,該區域接收國際留學生215365人,其中俄羅斯占64%,出國留學生數為182002 人,存在著“留學順差”。獨聯體國家的來華留學生有2萬多名,其中85%以上來自俄羅斯。目前,該地區在海外設立了30所分校,其中俄羅斯設立22 所;中國與獨聯體國家合作辦學項目共有123個,其中俄羅斯119個,烏克蘭和白俄羅斯各2個,且大部分集中在中國東北地區高校。獨聯體國家分布著30所孔子學院,10個孔子學堂。在高等教育論壇和協議方面,中國和獨聯體區域的合作幾乎是空白,均只是分散地和各個國家簽訂協議。因此,中國和獨聯體在高等教育區域層面的合作交流需要加強。

  ( 二) 中國與東歐的高等教育合作: 除孔子學院外都較薄弱

  東歐包括波蘭、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斯洛文尼亞、克羅地亞、羅馬尼亞、保加利亞、塞爾維亞、黑山、馬其頓、波黑、阿爾巴尼亞、愛沙尼亞、立陶宛和拉脫維亞16國,地處東西歐交會處,有“歐洲工廠”之稱。雙方建立了“16+1”高峰論壇,開啟了“中國—東歐國家教育政策對話”平臺,通過了《中國—東歐國家教育政策對話重慶共識》。2014年,東歐地區接收留學生約14萬人,出國留學生接近23萬人,東歐在學生流動方面處于逆差狀態。2013年,東歐的來華留學生僅3 000 余人,該地區的中國留學生也只有2 000 余人,中國與該區域的學生交流非常有限。

  在合作辦學方面,愛沙尼亞在芬蘭創辦的愛沙尼亞商學院是東歐大學唯一的海外分校。東歐與中國的合作辦學主要體現在合作辦學項目和孔子學院上。僅有波蘭與中國開展了合作辦學,共有8個項目,其他東歐國家與中國未有任何合作辦學項目。東歐共有孔子學院29 所,8個孔子課堂,分別占“一帶一路”國家孔子學院和孔子課堂總數的23.2%和16%。據不完全統計,中國設立了8個東歐國家研究中心,其中波蘭3個、匈牙利2個、捷克1個、克羅地亞1個、羅馬尼亞1個。東歐國家共設立亞洲研究中心14個,其中設立研究中心數量比較多的國家有: 波蘭(4個) 、匈牙利(3個) 和保加利亞(2個) 。

  中國與中東歐的高等教育交流合作除了俄羅斯、波蘭等少數國家外,程度都非常低,這與中國和這些國家冷戰期間幾十年的革命友誼是不相符的。中國政府與高校需要調整對外開放戰略,積極主動地與中東歐國家開展學生交流、教師交流、合作辦學和合作研究,重塑往日的輝煌。

  綜上所述,中國與“一帶一路”各區域高等教育合作很不平衡。除了與東盟合作較好之外,中國與南亞、阿盟、中東歐三個區域在高等教育合作平臺與機制、學生交流、教師交流、研究合作與合作辦學諸方面都存在很多不足。這種不足不僅體現在雙邊交流上,更體現在中國高等教育走入這些區域上。面對這一挑戰,在區域合作層面急需開展兩個方面的工作: 一方面要積極搭建中國與這些區域高等教育合作的平臺,包括區域教育部長會議、學歷互認條約、大學聯盟和高等教育論壇;另一方面,中國政府要鼓勵和支持各類高校參與“一帶一路”建設,與中國企業攜手走出去,傳播中國文化、知識和教育模式,增強和擴大中國文化和教育的國際影響力和影響范圍。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详情